快捷搜索:

杜牧墓被改造成菜地:文化敬畏何以弃

  

杜牧墓被改造成菜地:文化敬畏何以弃

  “杜牧墓保护研讨会”曾计划在陕西西安举办,然而当专家学者赶到时,面前的菜地使他们大为错愕,即便活动现场被铺上了红地毯,挂上了条幅,主办方列队欢迎,ATP250“珠海网球冠军赛”落户广东珠海,也难掩眼前的凄凉。杜牧墓变菜地的新闻一时引起沸议。 千年之后,杜牧那句“秦人不暇自哀,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。”依然发人深省。 根据我国《文物法》第三十二条规定:“在进行建筑工程或者在农业生产中,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发现文物,应当保护现场,立即报告当地文物行政部门。” 据悉,这块墓地毁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村民“为了用干土给生产队饲养室垫圈,只好挖掉墓土”。西安市文物局警察与安全处处长吴青对杜牧墓被“改造”一事回应说,“杜牧墓”的说法并不准确,仅凭文献资料,不能将其称为“杜牧墓”。 文物保护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一眼千年,我们更要记得起历史沧桑,留得住文明根脉。我相信,每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人,都有着这样的期许。 除此之外,不少地方对古物的敬畏早已被消费。没有名人硬要创造出与名人的关联,没有文物古迹也能牵强附会,热衷于建假景点假古迹。这也是文物保护耐人寻味之处,一些地方的保护思路大概是——有旅游价值、能开发出经济效益的古迹才有保护的必要。文化基础的建设是一个不可逾越的过程,但仍有人勇敢地越过去了,颇有人定胜天的豪气。在一些地方,传统文化越来越简单粗暴地成为了一个变现的工具,如今,一些传统文化是在一个死结下的狂欢,这个结不解开,掀起的只是钞票的尘埃。如果把保护看作谋利的手段,只是本末倒置。 “孤坟三尺土,谁可为培栽?”这是杜牧晚年留下的诗句。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当我死后,又有谁会为我的坟墓培上三尺新土呢?千年之后,负有“小李杜”盛名的杜牧墓地现状被曝光,扎眼的菜地戳中了文物保护的软肋和历史文化之痛。 有人认为,“尘归尘、土归土”不更好吗,这其实是我们的倨傲。反观托尔斯泰的墓地,虽然简朴,但每一位到此悼念他的人都怀揣着敬意,“谁都可以踏进他最后的安息地,围在四周的稀疏的木栅栏是不关闭的,保护列夫·托尔斯泰得以安息的没有任何别的东西,唯有人们的敬意。”那么,对待杜牧墓,我们的敬意是否有些吝啬?任何一处文物不可再生,古墓是赓续中华文脉,传承民族内在精神的重要支点,我们保护的不仅仅是早就化为尘土的墓穴,而是诗人那一个时代的文化内涵。杜牧墓的保护更能以浓缩的历史唤起深层的文化自信。 更有人戏谑称,杜牧墓被改造成菜地的问题在于杜牧埋在了西安,而西安有庞大的秦陵,于是杜牧墓就显得微不足道。透漏着抑制不住的文化优势。在历史文化上,西安确有先天资本,但历史再悠久,都不能成为放任杜牧墓成为菜地的托词。文化古迹是历史的见证,我们都不能一边喊着保护传统文化,一边却又怠慢传统文化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